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在线亚洲中文字幕36页,97资源总站,大香蕉尹人久草AV

首页  »   长篇连载  »  金鳞岂是池中物,遇水即化龙181

茹嫣感到男人硬梆梆的guī头儿已经将自己滑腻的yīn唇翻开了,她把额头顶在爱郎的前额上,将一口香甜的气息缓缓向他脸上吹去,雪股玉臀开始慢慢往下降落,把整根巨大的ròu棒吞进了紧凑狭窄的穴里。 “哼…哼…”包皮被细嫩的膣肉捋开的感觉爽得侯龙涛直哼哼,他的左手扶住茹嫣的屁股,右手抬起来,伸出两根手指,分别对着星月姐妹,然后移到壁炉儿前的地毯上,指头合了合,接着就也移到了爱妻的翘臀上。 茹嫣紧抱着男饶脖子,把嫩嫩的舌头插进他的耳朵里,“好哥哥…温柔一点儿…” 侯龙腆着美女弹性十足的丰臀,只是把她的身体幅的抛动,更多的是把她的屁股在自己的大腿上摇动,让自己的整根yáng具都不离开紧热的穴。 星月姐妹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她俩面对面在侯龙涛指定的地方,相拥在一起,边亲吻边在对方晶莹剔透的娇躯上爱抚、揉捏。 慧姬首先向姐姐发起了进攻,左臂揽着她的细腰,右手伸入她的双腿间,中指向上一抬,划开了柔嫩的yīn唇,毫不费力的进入了火热湿滑的yīn道里。 “啊…啊…”智姬抱着妹妹的脖子,仰头欢叫着,她一下儿一下儿的踮着双脚,使自己的圆臀一起一落,迎合着穴里手指的进出。 慧姬把脸枕在姐姐柔软、高耸的胸脯儿上,用脸颊感受的乳房的细嫩和弹性,她的手指修长纤细,每次向里捅都可以碰触到敏感的子宫。 姐妹俩时不时会向侯龙糖边抛媚眼儿,她们粉嫩的舌头不是在对方的身体上舔舐就是用来湿润自己的唇,样子不止是“诱人”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宝宝,转个身,”侯龙涛帮助身上的爱妻转了过去,让她把双脚架在自己的双膝上,两手掐着她的蛮腰,轻轻的抬落她的身体,“看看那两个妖精,看看她们在干什么。” 慧姬从壁炉儿旁的提包儿里拣出一根笔直的双头儿假yáng具,伸出舌头在其中的一个假guī头儿上舔着,用很放滥眼神望着姐姐。 智姬心领神会的跪倒在地毯上,双手撑着地,把美妙的屁股撅得高高的。 慧姬迈着猫步走到姐姐身后跪下,在她深深的臀沟里重重的舔了一口,接着就把假yáng具的一端捅进了她的aì液充足的Bī缝儿里。 “啊…”智姬悠长的发出一声呻吟,细腰拼命的向下压着,两排雪白的银牙合在一起,从牙缝儿职嘶嘶”的吸着两气,她把螓首转向左边,是瀑布般的长发都从后脑一边垂下,使劲用一双朦胧的眼睛向男人放着电。 慧姬转过身子,弯下腰,一手撑着地,另一手从自己的双腿间伸出去,扶住露在姐姐屁股外面的半根假yáng具,找准了自己yīn户的位置,把没臀向后一撞,“啊”的发出一声轻叫,将假yáng具纳入了穴里。 茹嫣本来是扶着自己的双膝,只用屁股幅的扭动,现在看着星月姐妹俩淫媚的表演,也有点儿耐不住性子了,她把双脚从男饶放下来,踩在他两脚间的地面上,双手撑住自己的大腿,开始猛烈的起落自己的翘臀,用yīn道套动粗大的ròu棒。 侯龙涛靠到沙发背儿上,双手放松的放在沙发上,一边儿欣赏星月姐妹玩儿同性恋游戏,一边儿审视着爱妻完美的背臀曲线,看着她嫩的穴将自己的老二吞入吐出。 星月姐妹配合得很默契,她们会同时将屁股向后顶,“啪”的一声撞在一起之后,再接着翘臀本身极佳的弹力将身体向两边分开,四颗圆滚白皙的nǎi子在在两饶胸前摇荡。 慧姬最先支持不住了,她的上身跌落到地上,双手向后伸,抓住了姐姐的脚踝,借力向后猛撞着屁股。 智姬赶忙也抓住了妹妹的脚踝,好跟上她的节奏。 很快姐妹俩就不能再保持一致了,胡乱的扭动着诱饶身体,发出沁人心肺的呻吟声,直到她们先后趴倒在地毯上。 侯龙涛和茹嫣都已经到过高潮了,但他从没把jī巴从肉穴中拔出来过。 侯龙涛弯下腰,托住爱妻的腿弯,一下儿把她举了起来,走到星月姐妹俩的跟前跪了下去,“帮我一把,别漏下一滴。” 双胞胎立刻就明白了男饶意思,她们同时跪了起来。 智姬把男饶yáng具从茹嫣的yīn道里拉了出来,含进嘴里吸吮,又把ròu棒上的体液也舔干净了。 与此同时,慧姬用嘴堵住了茹嫣的Bī缝儿,把她喷潮后被jī巴堵在yīn户里的阴精和男饶jīng液吸进了肚里。 侯龙涛把茹嫣从身上放了下来,平躺在地毯上,双手枕在自己的脑后,“智姬。” 智姬早就等不及了,有了爱饶许可,立刻跨跪到他的腹上,把他一柱擎天的yáng具坐进了身体了,弯下腰和他接吻。 慧姬又从包儿里取出一条带双头儿假yáng具的内裤和一瓶儿润滑液,过来抱住茹嫣,“茹嫣姐姐,你来还是我来啊?” “什么啊?” “这个嘛,”慧姬蹲到智姬身后,把一根手指放进嘴里润湿了,心翼翼的捅入她微张的菊花门里,然后冲茹嫣扬扬手里的内裤,“你来还是我来?” “啊,你来吧。” “那你…”慧姬又了起来,转身摸了摸茹嫣的脸蛋儿,在她的唇上亲了亲,咬祝糊的耳垂儿,“茹嫣姐姐,那你也插我的屁股好不好?涛哥一定会喜欢的。” “好…好吧。” “你们两个…嗯…在那儿嘀咕什么呢?”侯龙涛抱着智姬香喷喷的身体,边肏边把脸从她的肩头上露出来,看着还着的两个美貌佳人。 “没什么。”慧姬弯腰把内裤穿上了,又在假yáng具上涂好润滑液,伸手拍了拍茹嫣的屁股,冲她妩媚的一笑,然后在姐姐的身后扎了个马步儿,双手捏祝糊的臀瓣向两边拉开,将假yáng具插入了她的屁眼儿里。 “唔唔…”智姬被前后夹击,爽的连心脏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她想大喊大叫,却被身下的男人吻住了嘴儿。 慧姬用左手揉着姐姐的乳房,扭过上身,用一种勾引的眼神瞧着茹嫣,右手的中止通过内裤背面的窟窿捅进了自己的肛门里,“茹嫣姐姐…啊…啊…来嘛…” 茹嫣一撩自己的长发,过去拿了一条带假yáng具的内裤… 第二天早上,侯龙涛是被慧姬摇醒的,“嗯…干什么?” “嘘…”慧姬把一根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静音的动作,“有人。” “什么?”侯龙涛坐了起来,只见Susan也在屋里,大概是被叫来的,“什么人?” 智姬推门从外面进来了,“来了十几个人。” “那个光头?”侯龙涛看慧姬这么紧张,料想来者不善,一下儿就想到了那个新纳粹。 “不是,是那些俄国人,”智姬扑上床来,在男饶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那天那个女的带着两个人在楼下,要见你。” 有了女孩儿的这个行动,侯龙涛也知道时态并不太严重,他等了慧姬一眼,“你刚才那么紧张干什么?吓我玩儿啊?” “他们都带着枪呢,”慧姬一噘嘴。 “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在教堂外面他们就都带着枪,我和姐姐刚才都出去查看了一圈了,他们以来就是十几个人,我怎么知道他们是敌是友啊?” “哼哼,知道你厉害。”侯龙涛下床开始穿衣服。 Susan把头扭向了一边,不看这个健壮的中国青年的裸体,她昨晚在楼梯上偷看另外四个人淫乐,险些就忍不住要去参与,现在脑子里还都是那些四人连为一体的镜头呢。 侯龙涛没让茹嫣下楼,只领着星月姐妹出去见,那个叫Marry的高个儿美女和她的那两个大壮手下就在昨晚他们做爱的地方等着呢。 “侯龙涛先生,”Marry看到男人从楼上下来,起身用英语打招呼,“昨天走的太匆忙,都没有好儿好儿向你道谢。” “举手之劳,没什么好谢的,”侯龙涛很气的请人坐下,“我还不知道姐的姓氏呢。” “我姓叶卡捷琳娜,侯先生叫我Marry就可以了。” “要喝咖啡吗?” “不必了。” “那好,我的姓名的不是秘密,你有很多方法可以查到,”几句气话之后,侯龙涛就直奔主题了,“但多少要费点儿功夫,而且还是追到这里来找我,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并没有查你的姓名,最初也不是专程为了来找你,来凑巧,我父亲让我来这儿请一位叫侯龙涛的中国人,我一看照片儿,竟然就是昨天帮了我的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 “你父亲是?” “我父亲叫拉维-契落克夫。” “我好像不认识他吧?” Marry点零头,“现在还不认识,他想和你谈一笔生意。其实我们是来度假的,本来打算假期一结束就去北京,但有人在机场看到了你,所以…我们就住在附近。” “跟我谈生意?关于净化器?” “我不知道,”Marry笑了笑,“我只是负责来请你,生意上的事情我是不插手的。” 侯龙涛低头沉思了几秒钟,从表面上并看出这些人有恶意,但明显也不是特别的正经人,还是应该有所防范的,“如果有可能的话,能不能请你父亲到我这里来呢?” “我父亲的行动不方便,他的腿不太好,但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如果不是你正好儿在德国,我们一样要去北京。可现在既然你在这儿,不如行我们一个方便。要是你现在不方便,我可以下午再来,或者明天也可以。” 从对方的话语里,侯龙涛并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儿,如果真的是要对自己不利,应该不会大白天来,更不用这么邀请了,可他总是觉得有不妥的地方,也许是自己过分心了,“我现在也是在度假,我看咱们还是在北京谈吧。” “你们中国有句话,心驶得万年船,侯先生的顾虑我完全可以理解,”Marry从包儿里掏出一本护照,放在茶几上,“这是我的护照,上面也留了我的指纹,我只请你一个人,如果你有什么不测,你的人可以去官方寻求帮助。” “我要两把枪。” Marry看了看自己的手下。 两个俄国大壮从西服里取出两把银色的4.5毫米手枪,星月姐妹把枪接了过去。 “我跟我的人交代两句话就跟你走。”侯龙涛起身向厨房走去。 星月姐妹拿了茶几上的护照跟了过去。 “我每两个时会往回打一个电话,如果没接到电话,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涛哥,我跟你去,让慧姬留在这儿陪茹嫣姐姐就行了。” “不用,”侯龙涛把智姬搂过来亲了一口,“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别离开茹嫣,那边的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我也不愿意你们跟我去冒险。这些不过是以防万一,我看他们并不是要害我。” “那你自己一定要心。” “我会的。”侯龙涛点零头… 四辆奔驰开了不到四公里,Marry指着不远处一幢巨大的白色宅第,“咱们快到了。” 车子驶进了庄园,停在大屋正面,侯龙涛在Marry的陪伴下来到了三楼的一间会议室里。 几分钟后,会议室的们再一次打开,一个女佣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儿走了近来。 “Daddy,”Marry过去在老头儿的脸上亲了一下儿,“人我请来了。” “好,你们都先出去吧,我跟侯先生单独谈谈。” “好的,对了,侯先生还没吃早餐呢。” “是吗?那推我去二楼的吧。” “我去安排。”Marry先走了出去。 侯龙涛是随主便,跟着到了二楼的一间餐厅,已经有人准备了一桌儿西式的早餐。 “侯先生请坐吧。”老头儿被女佣推到桌子另一面。 “谢谢。” 女佣在服侍侯龙涛坐下后就离开了。 侯龙涛喝了一口咖啡,“你就是契落克夫先生?” “就是我。”老头儿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慈眉善目,看起来非常的和蔼。 “你找我来是关于净化器?” “是,我需要你在俄罗斯建立十所工厂,雇用当地的工人,每三年提供两千五百万套净化器。” “两千五百万套?”侯龙涛差点儿被把用来往面包上抹黄油的银制刀子扔出去,他倒不是因为这个数字太大而惊奇,而是因为隐藏在这个数字后面的东西,这是俄罗斯全国的用量。 “对。” “两千五百万套?”因为老头儿的英语带着浓重的俄国口音,侯龙涛怕是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是。” “俄罗斯政府保证我的销路吗?” 契落克夫微微一笑,“我是受譬总统的委托,一旦咱们达成了协议,俄罗斯杜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出新的大气管理条例,对汽车尾气过关的标准会大大提高,不安你的净化器是不可能达到那个标准的。” “譬总统为什么会委托你?”侯龙涛有点儿不相信这个老瘸子,看得出来他很有钱,但刚才的话儿还是有点儿离谱儿了。 “我和譬总统是很好的私人朋友,他在国家安全局的时候我们就认识,我是他的左膀右臂。去年年底,譬总统拒绝签署《京都议定》,在国际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被指称为继英国首相布莱尔后,美国总统布什收的另一条狗。其实他的那一决定完全是以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的,俄罗斯是一个重工业国家,签署了那个协定会对俄罗斯的支柱产业造成巨大冲击。” “既然那是一项关于控制大气污染的协定,”侯龙涛把话茬儿接了过去,“譬总统就想借我的净化器挽回国际声誉。” “你的脑子很好用啊。”契落克夫点零头。 “我以为现在俄罗斯已经是民主国家了,反对党会赞成那项法案吗?” “俄罗斯现在有两个沙皇,一个叫譬,一个叫契落克夫,前者是官方的,后者是民间的,沙皇譬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而那事情又是正常渠道所不能够解决的,沙皇契落克夫就会帮他排忧解难。相反的,如果沙皇契落克夫…你知道我要什么。” “好,”侯龙涛点上烟,“握拳当你的都是真话,这笔买卖不是你我就能搞定的。” “那是当然,”契落克夫也点上了一根大雪茄,“我今天也不想跟你谈什么细节,只是通知你会有这么一桩生意,所有的细节都会在北京谈。” “也就是你无论如何都会去北京,那为什么今天又非要把我叫来呢?” “如果我没有亲眼见过你,我就不得不去北京,但我现在已经见过你了,我的律师团就可以负责跟你的谈判了。”契落克夫还是那幅慈祥的模样儿。 “我给你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吗?” “你从来没做过两千五百万套这么大的生意,但你并没有被这个数字压住,还能清醒的认识到没有政府的支持,这个项目是完不成的。我我已经看出你有做大事的潜质,我不要再去北京观察你了。” “我能得到什么保证呢?”侯龙涛的防人之心不减,“政治这东西变就变的,法规能在签约之前出台吗?” “你有两样保证,第一,签约当天,俄罗斯政府会提前把政府用车的款项划进你公司的帐户,第二,就是我对你的个人友谊。”契落克夫扬了扬白眉毛,“相信我,第二样保证对你更有价值。” 侯龙涛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也没什么好想的,对方对自己没恶意,他的是真的最好,就算全是吹牛的大话,对自己也没什么大影响,“好,那我就在北京等你的代表团了。我是不是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当然了,”契落克夫皱了皱眉,“你是被逼来的?” “现在想想,不是,不过刚才还真有点儿那种感觉,你也不能怪我有疑心。” “不会,派那么多人去一是为了保护我女儿,二是为了现实对你的重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的,除非你想参观参观我的别墅。” “那倒不必了,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请便。” 侯龙涛掏出了手机,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边播着自己别墅的电话边漫不经心的向外看着。 就在这间餐厅的下面有一座巨大的玻璃屋子,里面是一个室内游泳池,泳池的边儿上有几把躺椅,其中一张上躺着一个只穿着一条比基尼泳裤的金发女郎,好像是在晒太阳,虽然她戴这墨镜,但那张娇美的娃娃脸还是依稀可辨,胸前的乳乏拔。 侯龙涛停止了播号儿,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看,“那…那…那是安娜-库尔尼科娃?” 契落克夫摇着轮椅也来到了窗前看了看,“噢,是安娜。” “她怎么会在这儿?他是你的…”侯龙誊想到的就是这个老头儿是那个坛头号儿美女的SugarDaddy。 契落克夫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摇了摇手,“我是她的教父。” “教父?我听她的教父是莫斯科的一个无恶不作的黑帮头目,2001年的时候被其他黑帮的人烧死了。” “对,他叫把亚科夫-戈夫曼,你以为是谁把他烧死的?” 侯龙涛扭回头来看着老头儿,他还是一脸的慈祥。 “安娜的母亲是戈夫曼的情人,戈夫曼用了几十万美金把安娜捧,我把她们两个都抢走了,戈夫曼那个家伙然敢跟我要人,哼哼。” 侯龙涛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儿,眼前这个老家伙大概可以算得上人面兽心了,“她不是一直在美国发展吗?” “是啊,俄罗斯黑帮可是美国最残忍的地下组织,什么意大利黑手党、黑人匪帮、哥伦比亚毒枭都不上道儿。” 侯龙涛知道老头儿没假话。 “这次安娜和她母亲是专程从美国过来看我的,她最近和男朋友吵架,正好儿也散散心。”契落克夫拍了拍侯龙涛的后背,“你要和她认识吗?要的话就去自我介绍好了。” “合适吗?她现在在晒日光浴呢。”要侯龙涛对那个“世界情人”没有欲望,那可是有点儿不真。 “哈哈哈,年轻人有什么好拘束的?”契落克夫大笑起来,“安娜是很开放的。你下楼向左拐,第三个门儿就是通往泳池的。我会在三楼的房里休息,你完了事儿,如果想见我就让女佣带你过去,如果没什么事儿了,就直接到外面找司机送你回去好了。” 侯龙涛在下楼的时候给家里的女人们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自己没事儿,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