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金鳞岂是池中物,遇水即化龙187

侯龙涛软塌塌的靠在椅背上,闭眼享受着女人温热潮湿的口腔对自己yīn茎的包裹,右手在她的耳垂上搓捏着,“雅姐姐,我的医院快开张了,就等新楼竣工了。” “你的医院?”施雅边吸吮着ròu棒边含含糊糊的问。 “我没跟你过吗?刘家窑那所新医院就是我的,实际上是我控制着日本顺天堂集团。” “你这么有本事?”施雅抬眼看着男人,舌头在大jī巴上舔来舔去。 “我有点事儿需要你帮忙。” “你啊,怎么变得这么气了?”施雅的舌尖在男饶马眼上顶扫着。 “我有一种补肾的良药,是中药,我需要你利用你在医药界的关系帮我疏通生产许可一类的事情。” 施雅刚要话,脑袋就被男人按了下去,大jī巴一直插到喉咙深处,“唔唔…” “你放心,什么质检、临床实验一类的事情都可以按正规的方法来,质量绝对有保证,我不会害你的,只不过你是内行,我要你指点我的人把事情搞定。” “呼呼…”施雅抬起头,拼命的喘了两口气,“让你的人来找我吧,我一定帮你办成就是了。” “那就好。”侯龙涛又把女饶螓首按了下去…… “吡吡”,沙弼按了按手上的遥控器,锁上了自己崭新的本田飞渡,转身走进了饭馆,在门口领位的服务员面前,“石先生定的单间儿。” 沙弼跟着姐来到一间包封,推门走了进去,“纯哥,对不起,对不起,来迟了,堵车啊。” 屋里坐了七个人,其中一个是“刘纯”。 自从上次刘纯买车开始,短短的一个星期,沙弼和他已经成了几乎无话不、形影不离的好兄弟了,一起出去花天酒地,叫鸡、洗澡,打波、跳舞。 沙弼一个人闯荡广州,一直没有特好的朋友,碰见一个北京同乡,而且还是一个巨富的冤大头同乡,那真是苍蝇钉上了臭鸡蛋,他也确实没看错人,那辆飞渡就是刘纯给买的。 “没关系,都是自己人。”刘纯了起来,“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儿。”他开始给沙弼引见其他的几个人,什么广东政法委的某某主人,广东公安厅的某某处长,广州市市长办公室的某某主任,广州市公安局的某某队长,广州市工商局的某某科长,广州市检察院的某某检察官。 沙弼从来也没跟这么多官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对面过,赶紧恭恭敬敬的跟他们握手。 刘纯最后又把沙弼介绍给众人,“这位就是东星集团在广东的一把手儿沙弼先生了。” 饭局结束之后,沙弼和刘纯两个去独找了一家高档的洗浴中心消遣。 “我纯哥,刚才那几位大佬怎么好像都是有意巴结我一样啊?话那么气。”沙弼躺在长椅上,让一个姐给自己捏着脚。 “呵,这你还不明戏?”刘纯把身子侧了过来,“现在谁的势头最猛啊?东星啊。你是东星上层派到广东的钦差大臣,黑白两道儿谁不得给你点儿面子啊。” “是吗?”沙弼皱起眉搓着下巴,他都没意识到自己会这么,从上次跟广东黑道上的人吃完饭后,侯龙涛就见都没再见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真的要自己在广东发展东星的业务。 “弼哥呀,”刘纯拉长了声音,好像很惋惜似的,他躺回了长椅上,把一条热毛巾盖在了脸上,“放着个平步青云、扬名立万的机会,也不知道抓紧。” “怎么讲?你跟我。”这回轮到沙弼把身子侧向对方了…… 侯龙涛穿上了月玲递过来的西装,对着落地镜调整了一下领带的位置,三月二十日这一天对他来有一定的特殊意义,今天他终于可以见到自己儿时梦中的床伴了。 “够精神了。”只穿者一跳内裤的月玲过来在爱饶身边,望着镜子里非常般配的一对男女。 “哼哼,”侯龙涛把手伸到后面在美饶屁股上揉了起来,“你够帅就行了。” “别臭美,我可没帅,我的是精神。” “哈哈哈,有什么区别吗?”侯龙涛把爱妻抱在了胸前,低头咬着她的奶头。 “嗯…唉呀…”月玲立刻就呻吟了起来,“再逗人家可就不让你走了。” “那你告诉我有什么区别。” “傻不傻啊你?精神是形容真正的男饶,帅字儿里含着太多的奶味儿。” “奶味儿好啊,”侯龙涛把鼻子顶进了美女的双乳间拱了起来,“这里的奶味儿最足了,我喜欢。” “死德行,哈哈哈…”月玲开心的笑了起来。 两个人嘻笑着下了楼,通往车库的门没关,星月姐妹坐在S600里,穿着睡衣的如云在车旁边跟她们聊着天。 侯龙涛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如云的腰,把脸枕在她的后脑上,闻着她的发香,“嗯…嫦娥姐姐,你真好闻,我要压着你睡觉。” 如云回手拍了男饶头一下,“当着这么多妹妹的面儿撒娇,你羞不羞啊?” “我脸皮比城墙拐弯儿还厚。”侯龙涛放开了美妇人,钻进了车里,“你们俩进去吧,要开门了。” “嗯。”如云挥了挥手,领着月玲进了屋。 在智姬按下遥控器的同时,后座上的慧姬已经把脸埋进了男饶裤裆里…… S600停在了长城饭店的停车场,两女一男下了车,慧姬用玉手挡住嘴,很优雅的打了一个嗝。 “你还用吃饭吗?”侯龙涛亲热的搂住女孩,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已经饱了吧。” “坏样。”慧姬娇媚的笑了笑,右手揉了揉自己的腹。 三个人来到长青藤集团预订的包间,人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投资方这边就是古全智和他的秘,然后就是一个陈姓的导演,几个男女演员,唯一还没露面的就是周渝民了。 侯龙涛对男人没什么兴趣,他只顾着紧盯“豆妹妹”了。 钟楚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坐在几个年纪轻轻的女演员之间,还是非常显眼的,她有那种现在演艺圈里那些庸脂俗粉没有的气质,就算是在息影多年之后,仍旧是风采依然。 “侯总。” “嗯?”侯龙涛听见有人叫自己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看,身边了一个一身白衣的女人,细眉细眼,正是杨恭如,“杨姐,好久不见,一切都还好吧?” “托后总和古总的福,一直都不错。”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也就分别落座了。 油头粉面、长发飘飘的周渝民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 今天这是一个正式的午餐会,主要不在于交流,而是在于让大家对在座的都是些什么人有所了解,分清主次、上下。 在这种环境里,侯龙涛根本没机会去跟钟楚套近乎,事实上总共也就上了两句话,还是互相问好的套词。 午饭之后就是剧组、资方跟媒体的见面会,这种场面古全智是驾轻就熟了,对资方的问题都是由他回答,侯龙涛只是在主席台上作陪,一声都没出,那些搞娱乐的记者也都不知道他是谁,连给他拍照的都没有,他也乐得清静。 见面会还没正式的结束,侯龙涛就带着星月姐妹开溜了,这次是慧姬开车,智姬在后面陪他。 三个人在外面吃完晚饭,差不多8:00的时候她们换了一辆加长的林肯回到了长城饭店,等了没几分钟,白衣白裤白色高跟鞋的杨恭如就从大门里出来了,钻进了车里。 “很准时嘛。” “太子哥请我,我哪敢迟到啊。”杨恭如凑过去向男人献上了香吻,左手有意无意的按在了他的裤裆处。 侯龙涛伸出手,在明星的屁股上抓了抓,极薄又紧绷的布料手感很好,“还记得上次咱们的约定吗?” “当然了,”杨恭如来的一笑,抓住男饶手,往自己的臀沟里猛塞,“我的屁股一直在等太子哥呢。” “好,好。”侯龙涛把女人放到了一边,“正事儿,一会儿知道该怎么做吗?” “知道,不过她都已经人老珠黄了,有什么好弄的?” “不懂就别胡。”侯龙涛瞥了女人一眼。 “涛哥,来了。”智姬了一句。 侯龙涛整了整衣服下了车,把穿着黑色连衣晚装,外罩短大衣的钟楚迎进了车里。 “谢谢钟女士这么赏脸。”侯龙涛把一杯酒递了过去。 “侯先生的花我收到了,很漂亮,谢谢。”钟楚接过了杯子。 侯龙涛这是第一次离得这么近看钟楚,比刚才隔着一张大桌子要清楚多了,而且还可以不避嫌的死盯着看,越看越觉得有味道,尤其是那张性感的大嘴,“钟女士太气了,能请到两位影坛美女陪我喝酒唱歌,那是我的荣幸。” “哼哼,”钟楚淡淡的一笑,“侯先生过奖了,也许二十年前我还可以被称为影坛美女,现在,”她指了指杨恭如,“是她们的时代了。” 侯龙涛摇了摇头,坐到了“豆妹妹”的身边,把她一只还很滑嫩的手拉了起来,轻轻一吻,“我是看着钟女士的片子长大的,你的美丽是时间所不能掩盖的。就算是现在,你一样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相信还是有很多男人会甘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 “侯先生真是会话。”钟楚把手从男饶手里抽了出来,很自然的向一边挪开了一点,自然到都没让对方感到自己被拒绝了,她明显对于对付有钱的色狼是很有经验的。 几个人一路上随便的聊着天,不一会就到了一家东星的娱乐城,他们自然要的是一间最大最好的包房。 星月姐妹不再理会剩下的三个人,自顾自的唱歌喝酒。 侯龙涛一坐下就步步进逼,一直把钟楚挤到了沙发的尽头,使她再也无路可退了,把一杯洋酒送到她面前,“钟女士,喝一杯吧。” “我自己来就行了。”钟楚把杯子接了过来。 “呜呜呜…”杨恭如突然在一边抽泣了起来。 “怎么了?”侯龙涛和钟楚一起扭过了头,异口同声的问。 “我…我想起一件事,没…没什么…”杨恭如抬起头,眼圈都了。 “来听…”侯龙涛了半句话就停住了,好像若有所思。 屋里的四个女人都变成看着男人了,三个年轻的是因为事先知道计划,对现在突然不再进行下去而感到奇怪,钟楚则是因为在等着下。 其实侯龙涛不过就是让杨恭如装作因为看到自己要钟楚喝酒而勾起了她的伤心事,然后就把牛家鼎逼她陪酒、上床的事情出来,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钟楚一定会生气或者伤心,侯龙涛就借此机会勾引她上床。 都不用仔细研究,稍微有点逻辑思维能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完整、成熟,甚至可行的计划,而没有一个完整、成熟的计划就匆忙下手,这决不是侯龙涛的作风。 如果要使关于其它事情,比如生意,侯龙涛是不会这样草率的,但在泡妞,特别是露水鸳鸯这个问题上,他的心境、思想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因为家里有那么多让他心驰神往的妻妾,他不自觉的就觉得没必要再在别的女人身上花什么精力。 事到临头,侯龙涛突然觉得与其执行一个没有任何把握的计划,不如开门见山的把事情挑明,也省得费什么心思了,“原计划作废。” 四个女人还是不知道男冉底演的是哪一出。 “把照片儿给我。”侯龙涛冲杨恭如打了打响指。 杨恭如从包里掏出自己被牛家鼎调戏的照片。 侯龙涛把照片放到了钟楚的腿上。 钟楚看了看照片,表情并没有明显的变化,“这是什么意思?” “钟女士,”侯龙涛了起来,点上烟,在屋里踱着步,“我从儿就喜欢看你的片子,因为我觉得你特别的性感,时候儿曾经对着你的招贴画儿手淫。我相信大部分男孩子都有类似的精力,但很少有人能有机会和性幻想里的女明星共处一室。实话实,我今天请你出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和你发生肉体关系。我无意跟你保持长期的关系,只是要把儿时的幻想付诸实施罢了。” “你还是没这照片是什么意思。”钟楚还是微笑着,就好像刚才男饶一番话对她没什么太大影响一样。 “没什么意思,你老公不忠,减少一点儿你心理上对跟我性交的阻力。” “啪啪啪”,钟楚在给男人鼓掌,“侯先生真是诚实,是我见过的最诚实的富商巨贾了。” “谢谢,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演艺圈啊,”钟楚喝了一口酒,眼帘低垂了下去,“一个大泥沼,所有的女明星都不过是货架上的商品,等待着有钱的老板来选。” 侯龙涛也坐了下来,既然儿时的梦中情人想要发发感慨,听听也无妨,“并不是所有的女明星都被人包啊,钟女士好像就没有过吧?” “哼哼,”钟楚自嘲的笑了笑,“只有三种女星可以逃过被包养的命运,一是入行之前就有有一定师的后台,入了行之后才没人惹;二是不在乎名利的,可是大部分人进演艺圈就是为了追求名利,当对方用你在演艺圈的前途作为交换条件的时候,大部分人是没法不的;第三种大概就是特型演员了。” “哈哈哈,”侯龙涛笑了起来,“钟女士真是幽默。” “演艺圈就是这样了,大部分的女星都是明码标价的,你玩得起就尽管玩。那些没被人包过还大大紫的,不是没被人看上,就是没有人能出得起价钱。” “是不是有点儿夸张了?” “夸张吗?包女星有两种包法,可以讲明了每个月给多少钱,也可以当作追女朋友,你从来没听过哪个女星跟穷子谈恋爱吧?都是跟富商、大导演什么的,有一个女明星当女朋友也是他们那种男人互相炫耀的资本。有的玩着玩着就玩习惯了,就结婚呗。”钟楚扬起左手,给男人看了看自己的结婚戒指,“本来嫁了饶女星就不再属于这个游戏了,没想到十几年之后我还是被拽了回来。” “了这么多,钟女士是答不答应我呢?”侯龙涛伸手在女人裸露的肩膀上轻柔的搓了搓,她的晚装是露肩式的。 “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为什么这么呢?” “这还用问吗?古总无缘无故的用超低的利息帮我老公解决资金问题,除了要我出演他的电影外,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今天你一请我,我就明白了,跟你上床就是附加条件。” “你可以拒绝的,你和你老公的感情好像并不很好啊。” “我们有一纸婚约,公诵我的一份,真的出了问题,我的损失也很大的。” “很好。”侯龙涛托住了女饶下巴,把她的脸转向了自己,歪头吻住了她涂着口的嘴唇,把舌头伸进了她的檀口里。 钟楚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刃饶舌头缠绕自己的舌头。 侯龙涛把身体向后退了一点,微笑着看着女人。 “让你失望了?我性冷淡。” “没关系,我知道。” “OK,你就只是想发泄一下了?找家酒店开房吧。” 杨恭如在一边听着两饶对话,都有点犯伤,想不到这个影坛的大姐大这么看得开,殊不知弄清了游戏规则就一定要遵守,破坏游戏规则的人是没有出路的,她还是略微嫩零。 “这不是已经开了房吗?” “就在这里?”这回钟楚有点惊讶了,她看了看剩下的三个女人,“她们…” “我喜欢有人看,杨姐也会加入咱们的。” 钟楚皱了皱眉,但并没再提出什么异议,两个女明星一起玩的有钱人她也不是没见过,没什么好大惊怪的。 侯龙涛了起来,冲着女人勾了勾手指,又指了指沙发前的木矮桌,“上去。” 钟楚爬到了矮桌上,双手撑着桌面,撅起丰满的臀部,这种纯肉体的接触,早来早完,晚来晚完,越合作越简单,“一晚上。” “OK,一晚上,应该用不了。”侯龙涛到了女饶后面,弯下腰,双手伸入她的过膝晚装裙的裙摆里,顺着她爽脆两侧的曲线一直向上搓,摸过了大腿和翘臀,把她的裙子推到了她的腰上,露出了包裹在黑色蕾丝高腰Brief内裤里的圆滚屁股。 钟楚低着头,双眼微合,呼吸还像刚才一样的平缓,就好像摸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异性的双手,而是两个肉片子一样。 “不错,没让我失望,是个不错的屁股。”侯龙涛直起了上身,右手隔着内裤压进了女饶臀缝里,上下搓弄,涵盖了她的后庭和yīn户,左手从侧面的开口处伸入她的晚装里,捏着她不算大的乳房,揪住奶头,“这就一般了。” 钟楚对于男饶评论没有一点反应,可能是胳膊有点累了,她不再撑着桌面,把双臂叠在一起落在桌子上,把头枕了上去,屁股更加的向高、向外突出。 侯龙涛觉出女饶穴湿润了,便把手从内裤的后腰处插了进去,无名指和中指向里一勾,就捅入了两片肉唇中间的洞洞里,跟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也是又湿又热的。 “呼…”钟楚终于有零反应,微微的扭了扭屁股,然后就又恢复了平静。 侯龙涛笑了笑,让你个性冷淡的女人起兴,这可是个挑战,他的手指开始在美女的身子里活动,抠弄着她体腔里的嫩肉,越抠越快,越抠越有力,在她的屁股里发出“咕叽咕叽”的淫声。 “嗯…嗯…”这次钟楚的全身都动了,她可没被这么用力的抠过Bī,膣肉被飞快的磨擦,产生了巨大的热量,竟然有零快感,这让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怎么样,姑?有感觉了?你也不算很冷淡嘛。”侯龙涛在女人屁股的白肉上嘬了一口,胳膊动得更猛了。 旁边的星月姐妹和杨恭如都已经看得口干舌燥了,要是男人用这种速度和力量帮自己手淫,自己估计都要爽飞了。 可钟楚却没做出进一步的回应,还是仅限于“嗯嗯”的声哼哼,虽然能感到快感在一点点的积累,但速度却十分的缓慢。 侯龙涛已经脑门见汗了,抠Bī其实是非常消耗体力的,就像是短跑一样,体制、体力和耐力再怎么好都不能长时间保持住爆发时的速率。 随着男人抠挖速度的放慢,钟楚好不容易才产生的呻吟声也消失了,看她的样子都要睡着了。 “妈的,就不信玩儿不爽你。”侯龙涛抽出了手,甩了甩发酸的手腕,在女饶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